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期货 > >正文

非洲智库发展与中非智库合作-科教天地-理论频道-中工网(2)

时间:2019-03-11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网络化。非洲智库的网络化路径主要有:加强网站建设,及时通过网络公布、宣传最新学术思想、观点、研究成果和政策主张;利用网络视频开展研讨会;通过网络进行民意调查、发动相关政策讨论,为智库研究提供新的思想源泉;建立网络化研究平台和数据库,借助网络塑造公共舆论和政治议程,进而影响政府政策。肯尼亚非洲技术政策研究网络、埃塞俄比亚的非洲东南部社会科学研究组织、塞内加尔非洲社会科学研究发展理事会、埃及解放数据项目等入围全球“最善于利用互联网”智库和项目,南非非洲建设性解决争端中心、安全研究所、国际事务研究所、开罗区域战略中心、非洲政策和教育中心以及肯尼亚公共政策分析研究所则是“使用社交网络最佳智库”。在自建网络方面,肯尼亚非洲技术政策研究网络,加纳的非洲政策教育中心和南非的几家知名智库都走在国际前沿。

  综合化。非洲智库正朝研究领域全方位、跨学科,研究选题综合化的方面发展,涉及多个领域的研究项目由不同学科、不同专长的学者采取各种集体研究的方法来完成。如南非自由市场基金会,坚持综合性的发展路线,将“多样性”作为智库发展的一项基本原则,研究领域没有明确界限,包括农业、文化和制度、犯罪问题、教育、对外援助、医疗、信息技术、法律、货币、产权、烟草等。

  非洲智库的发展还有患上羊角风的患者能经常的熬夜吗?其自身特点:

  首先,非洲智库参与全球治理的程度越来越深,在推动非洲经济发展与地区一体化进程、解决非洲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方面,发挥着日益明显的作用。随着非洲智库影响力的逐步提升,其对政策制定者、媒体从业人员和精英学者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近年来,一些与非洲国家繁荣发展密切相关的社会政策议题逐渐被纳入智库的研究范围,并且开始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因此,非洲智库的研究领域已从传统的内政、外交、军事等政治性议题扩展到经济、科技、劳工、教育、人口、资源、犯罪、生态、安全、医疗、土地改革、服务等领域,涉及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

  其次,非洲智库受西方影响较大,许多研究人员有西方教育背景,与西方研究机构的交流也比较频繁。一些非洲智库,尤其是民间智库受西方国家和非政府组织的资金资助,甚至有的就是它们的分支机构。如肯尼亚的非洲经济研究会就是由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的发展援助机构以及世界银行、当时的欧共体和民间基金会协商资助成立的。索罗斯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等西方非政府组织在非洲都有分支机构。由于西方多年的经济扶持与思想渗透,非洲智库在意识形态、议程设置等方面受西方影响较大,造成中非在人权、民主、治理等方面观念存在较大分歧,甚至可能构成阻碍中非关系深化发展的隐蔽高墙。为什么会抽搐、口吐白沫,发作几次以后到医院检查说是癫痫病,引发癫痫发作的因素有哪些呢?>

  最后,非洲智库正以多种方式参与中非关系建设,对中非关系的潜在影响力日益显现。中非智库交流合作的主要机制化平台有如下三种:

  启动于2010年的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主要依托中非学术机构实施,重点围绕中非事务、涉非问题和中非关系等开展学术研究和交流,下设课题研究、学术交流、研讨会和著作出版共四大类项目,迄今已支持中非30余家学术机构开展项目数百个,推动中非学术交流数千人次,还建立了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信息网。

  2011年创立的中非智库论坛。该论坛已成为中非合作论坛框架内民间对话的固定机制。论坛以“民间为主、政府参与、坦诚对话、凝聚共识”为宗旨,促进对非研究、增进中非了解、扩大双方共识,服务中国企业走向非洲和非洲企业进入中国,同时为新形势下发展中非关系建言献策。该论坛自2011年以来分别在中国与非洲召开了五次会议。

  2013年启动的“中非智库10+10合作伙伴计划”。为中非智库交流搭建了机制化平台,进一步提升了双方智库交流与合作水平。结对建立合作关系的10家中方智库与10家非方智库分别为: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和尼日利亚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和塞内加尔非洲社会科学研究发展理事会、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什么因素会导致女性癫痫发作?心和摩洛哥穆罕默德五世大学非洲研究所、外交学院非洲研究中心和喀麦隆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和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和埃塞俄比亚的斯亚贝巴大学和平与安全研究所、云南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和肯尼亚非洲经济研究所、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和津巴布韦南部非洲研究与文献中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和南非国际安全研究所。

  未来发展趋势:创新、务实、开放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与信息技术革命,非洲智库将兴起思想和技术创新的浪潮。经济全球化对非洲智库的研究领域提出了新的要求,智库要致力于研究和解决包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组织、大规模破坏性武器扩散、网络侵犯、金融震荡等在内的国际国内各方面问题。另一方面,信息技术的不断进步为非洲智库发展提供了新优势。非洲智库应进行思想和技术的全面创新,提高智库研究质量,保持独立性和正直性。

  伴随着思想意识觉醒,非洲智库研究将更加务实多元、独立自主。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知识、思想、话语建构方面能力较弱,应摆脱西方文化和视角的束缚,实现思想自立和精神独立。非洲智库应积极改革研究内容、创新资源获取方式、提升思想自主性:既要癫痫的早期症状是什么有传统的学术积淀、理论基础,又要有有效针对当前、当地实际情况的政策建议;通过创新的方式获取资金和资源,确保资源多元化;提升智库信息化水平,建立可以共享的非洲国家数据库公共资源;充分利用国际援助资源,增强研究的独立性,提供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

  非洲智库将进一步走向开放,中非智库合作与交流将成为“升级版”。2015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约堡峰会提出把中非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峰会后发表的《中国对非政策文件》为中非智库合作与交流提供了新的契机。文件明确提出:倡导积极实施“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和“中非智库10+10合作伙伴计划”;积极支持中非学术研究机构和智库开展课题研究、学术交流、研讨会、著作出版等多种形式的交流与合作,优先支持双方开展治国理政、发展道路、产能合作、文化与法律异同等促进中非友好合作的课题研究与成果分享。为促进中非智库协同创新,推进智库建设,提升第三世界国家的软实力,中非双方智库应加强理论创新,明晰智库定位;促进内容创新,丰富协同领域;开展形式创新,拓展协同平台;实现制度创新,提供中非智库协同创新的有力支撑,为实现中非合作发展而共同努力。(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