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奥 > >正文

英国商人如何煽动鸦片战争:发动鸦片战争的原因

时间:2019-10-09 来源:黔东南新闻网
 

渣甸回到伦敦,向英国政府提交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指出中国军事尤其是海军的缺陷,并游说他爱丁堡大学的校友——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亨利·帕默斯顿勋爵,称几周就能战败中国。

今年70岁的汤姆•迪瓦恩(Tom Devine)爵士是苏格兰著名历史学家。他以研究17世纪以来的苏格兰史而闻名,其代表作《苏格兰国》在苏格兰的销量一度超过《哈利•波特》。

最近,迪瓦恩把研究重点放在了两位著名的苏格兰商人——怡和洋行创办人威廉•渣甸(William Jardine)和詹姆士•马地臣(James Matheson)身上。他们曾任职于东印度公司,并在广州经商,除了转售英国货物,两人更将印度出产的鸦片运到广州出售,成为巨富。

著名历史学家汤姆•迪瓦恩

2015年6月26日傍晚,迪瓦恩在爱丁堡做了题为《让龙上瘾:中国、鸦片和苏格兰要素》的讲座,分析渣甸和马地臣如何在鸦片贸易中赚得大笔财富、在鸦片战争中起了什么作用。他指出,这两位鸦片商对英国政客的怂恿和对英媒的游说,是导致鸦片战争的原因之一。

以下是腾讯文化作者翻译、整理的讲座内容。这部分也是迪瓦恩参与写作的新书《亚洲的苏格兰人》中的部分章节:

传教士帮怡和洋行卖鸦片

在过去10年到25年时间,中国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所有的国家,特别是那些以前拥有更多话语权的西方国家,不得不接受中国的崛起,但他们同时不该忽略和中国交往的历史,特别是19世纪30年代和二战期间他们的所作所为。

位于广州的欧洲洋行,19世纪初绘制

我注意到中国学者的这两本书:一本是《中国历史的屈辱》(Book of National Humiliations),另一本是《中国屈辱史字典》(Dictionary of National Humiliations)。由此可治疗癫痫最好的药见,那段历史依然活在中国人心中,那些伤痕还在,中国人依旧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他们依然没有原谅侵略者。这些侵略者包括英国、法国、俄罗斯、美国和日本等。

谈鸦片,首先要从谈茶开始,这也是让人上瘾的东西。从18世纪初开始,英国人对茶的需求量越来越多——这并非是英国人口增多,或者人们更喜欢喝茶了,而是英国城市化的结果。从18世纪50年代到19世纪50年代,伴随英国工业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英国人进入城镇,英国的城市人口从20%增长到50%。与此同时,茶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中国向英国出口大量的茶叶,但中国很少需要西方的产品,所以当时的茶叶贸易商东印度公司为此付出大量白银,英国和中国的贸易逆差巨大。不久,这个难题“迎刃而解”——东印度公司在印度大量种植罂粟,制成鸦片销往中国。从18世纪中期开始,印度的罂粟产量越来越高,因为中国市场的需求越来越大。

但要知道,从18世纪50年代开始,在中国,进口鸦片是违法的,中国政府也对此三申五令。东印度公司不想公然得罪中国政府,只能通过贸易商和中介走私鸦片到中国广州等地,而同一时期,怡和洋行却将鸦片贸易做得有声有色。

1832年7月1日,苏格兰人威廉•渣甸和詹姆士•马地臣在广州创办了怡和洋行(旧名“渣甸洋行”),从事鸦片和茶叶贸易——这家公司至今依然很有名,已成为怡和集团。

怡和洋行成立于19世纪30年代,在10年时间内迅速成功,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第一,两人的互补合作。剑桥大学图书馆收藏着渣甸的亲笔信,通过分析这些信件得知,渣甸家境贫寒,在亲戚的赞助下进入爱丁堡大学学习医药学。毕业后,他在东印度公司任职,担任船上的外科医生。当时的管理并不严格,船上的工作人员可以顺便做点小生意,渣甸很早就利用这个机会,把英国货带到印度去卖。而马地臣的父亲早前在东印度公司工作,马地臣子承父业,也为东印度公司工作。他也是爱丁堡河南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好大学的毕业生,读的是人文学科,很善于和人打交道。两个人一个精明能干,一个交际能力强,珠联璧合。

威廉·渣甸(左)和詹姆士·马地臣(右)

因为在中国进口鸦片不合法,很难统计当时鸦片贸易的规模和数额,但可以从别的角度了解。有一次,中国政府集中没收了英国商人的鸦片,有2万多箱,其中怡和洋行的鸦片占到1/3,也就是说,怡和洋行在当时是比较重要的鸦片交易商。他们进行鸦片贸易的“聪明”之处在于,按照当时中国政府规定,只有广州是唯一一个允许外商贸易的口岸,但他们在其他口岸悄悄进行鸦片交易。

第二,传教士的帮助。如果没有传教士参与,这些鸦片贸易行为也不能实现。和中国人做生意,障碍不只是一种语言,而是几种语言,因为中国各地有不同的口音和方言,而擅长这些语言的是新教传教士。这些传教士不仅来自英国,也来自其他国家。

当时怡和洋行聘请了普鲁士的传教士卡尔•布斯洛夫协助他们从事鸦片贸易。有意思的是,布斯洛夫在给家人、朋友的信件中从未提及贸易的内容,他只是希望伴随着这些贸易,他请人翻译的中文版《新约全书》能够一并传到中国。他说:“精神信仰和商贸之间并不存在矛盾”。通过一些非官方的渠道,在传教士的帮助下直接和本地人进行商贸,令怡和洋行获得更多的贸易额。

第三个原因是技术。怡和洋行是最早使用快艇运送鸦片的商家。这些快艇很轻巧,像是狭长的浮刀。它们在中国南海往返,并且能够迅速地掉头。所以和东印度公司相比,怡和洋行的贸易效率更高。

渣甸游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

鸦片源源不断地流进中国,19世纪30年代中国鸦片的进口量是19世纪初的8倍。中国的白银大量外流,中英之间的贸易顺差变为逆差。鸦片对中国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当时的三个皇子都吸食鸦片。有观点认为,清朝军队在北方作战失利,也是吸食鸦片上瘾的结果。很难统计当山东癫痫医院那家最好时中国鸦片上瘾者的数量,但在中国,有超过12种方言描述过鸦片,这显示了鸦片在中国蔓延的程度,吸食鸦片的群体也从社会精英发展到了普通大众。

清政府任命林则徐到广东禁烟。他让外国鸦片商交出鸦片,一并销毁;如果不肯交,就将对方隔离,断绝其供给,逼迫其就范。当时的英国对华事务总署出面调解,说服英国鸦片商人交出鸦片,并保证英国政府会对鸦片商的损失负责,给予相应赔偿。将近4万箱鸦片被上交销毁。

但是因为未来的经济利益受损,鸦片商人对这样的处理结果并不满意。马地臣和英国的媒体记者联系,要他们写报道暗示: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是击溃中国政府的高傲和敌视态度。他认为,假如要继续进行自由贸易,打开中国市场,必须让中国放下架子。

不久后,英国的港口商人、与鸦片贸易有关的员工,开始在英国各地举行示威游行。渣甸的行动更激烈:他回到伦敦,向英国政府提交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指出中国军事尤其是海军的缺陷,并游说他爱丁堡大学的校友——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亨利•帕默斯顿勋爵(Lord Palmerston),称几周就能战败中国。在当时,毫无疑问,英国拥有蒸汽机、战舰、训练有素的军队,完全可能对付像是中世纪王国(至少在军事防御水平上如此)的中国。

帕默斯顿勋爵最终投票支持向中国开战。当时英国议会通过投票决定是否对华开战,支持战争的一方获得9票优势。(注:后来帕默斯顿发动了两次鸦片战争,并帮助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运动)

我要强调的是,渣甸和马地臣不仅参与了鸦片贸易,也是间接导致鸦片战争的原因之一,特别是渣甸对帕默斯顿勋爵的游说。

渣甸和马地臣从中国带回巨款

英国护卫舰出发了,其中包括强悍的蒸汽船“复仇女神号”(Nemesis)。中国海军自然不是英国海军的对手。在三次交锋中,中国帆船只能在战火中化成灰烬。之后,《南京条约》签订,中国允许开放包括清远市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广州和上海在内的5个通商口岸,并允许鸦片贸易。中国向英国赔款,将香港割让给英国。这也是中国屈辱历史的开端。

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后不久,渣甸和马地臣返回英国,带回约32万英镑。这一数额在一百七十多年后的今天相当于多少钱呢?你们可以自己换算一下。毫无疑问,在很短的时间内,两人挣得巨款。马地臣曾表示,鸦片就像是黄金,可以在任何时间销往任何地点。

当然,英国之所以向中国开战,也是因为当时英国的野心,以及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工业化的国家的劲头。帕默斯顿勋爵也承认,从19世纪30年代后,对于英国的制造商而言,欧洲市场逐渐下滑,英国在早期工业革命中的垄断地位越来越被弱化。向外扩张,比如向中国、太平洋和南亚地区扩张,成为必然。这些因素也是英国发动对华鸦片战争的原因之一。

渣甸和马地臣的结局如何?渣甸一生未婚,马地臣结了婚但没有孩子。渣甸回到苏格兰,担任国会议员,但没多久就因病去世,并没有享受到他赚取的财富。他的姐姐继承了他的财产,和英国人托马斯•凯瑟克(Thomas Keswick)结婚。怡和集团如今继续由凯瑟克家族掌管,目前的年收入达615亿美元,旗下拥有文华东方连锁酒店,涉足房地产、药店、建筑和汽车经销等行业。该公司目前的雇员人数达39万人。只是不知道多少人还记得,这家集团的“第一桶金”是从鸦片贸易中获得的。

马地臣的经历更奇特。回到英国后,他购买了苏格兰的路易斯岛,并在19世纪40年代高地闹饥荒时花巨款做慈善,为当地人提供食物,改善农业。也就是说,他用鸦片贸易赚的钱在另一片土地上救了另外一批人。他管家的回忆录显示,因为路易斯岛条件恶劣,存在饥荒再次发生的可能,当地人被要求移民,约2300人不得不移民到北美上加拿大(Upper Canada)。

马地臣的坟墓位于英国萨瑟兰郡的莱尔格。墓碑显示了他曾经的生意——上面雕刻着罂粟花。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